关于回族的起源

时间:2016-11-10 10:32:06     编辑:ky05
20

  中国民族众多,你又知道他们的由来吗?今天我们就来探讨一下回族的根在哪里,回族的起源是怎样的吧。大家都来看看增长一下知识吧。

 关于回族的起源

关于回族的起源

  

  回族的由来

  历史上,胡商、大食、色目人、蕃客、回回、回民是不同时期对来华回族先民或回族的称谓,其中“回回”一词使用的年代较长,在元代以前“回回”名称含义是“回鹘”一词音转而成的大众俚语,除了把“回纥”和“回鹘”(畏兀儿)简称为回回外,还包括葱岭(帕米尔高原)以西的部落或种族,用来概括自己尚能有所知晓的西部外缘的人群。元初,回回一词的使用就有了变化,汉人用“回回”来对译蒙古语Sarta’ul(撒儿塔兀勒),即“外来商人”的意思,以此来形容西亚、中亚等西域遥远地带东来的经商者。至此,回回与回鹘已是不同的概念,前者是专指信奉伊斯兰的阿拉伯、波斯和中亚穆斯林(有小部分非穆斯林也包括再内,如——术忽回回(犹太人)、绿睛回回(信仰基督教的阿速部人)、罗哩回回(吉普赛人),后者是指畏兀儿人。此后,元代的官方文书中采用“回回”一词来代替“撒儿塔兀勒”。

  十三世纪初,因成吉思汗西征,又有大批西亚、中亚一带的各族穆斯林迁徙到中国内地或边疆,有的守边屯田、有的经商、有的为官等,他们和原来就定居在我国内地的回回以及当地原住民族通婚,中国境内一个新的民族基本全面形成。公元1235年回回人正式被当时的政府编入户籍,从“蕃客”转变为“回回户”就等于有了中国国籍,成为中华民族大家庭中新的成员。自此,在元代官方文书或诏令中,回回与其他民族也就明显区分开来。 如1265年(元至元二年),忽必烈在一份诏谕中就说:“今拟黄河以南,自潼关以东,直至蕲县地面内百姓、僧、道、秀才、也里可温、答失蛮、畏吾儿、回回……应据官中无身役人等,并不得骑坐马匹。”(见《大元马政记》) 。 元代《祥符图经》对民族描述是:蒙古、畏兀儿、回回、也里可温、河西、契丹、女真、汉人八类。 又如元《至顺镇江志》在载述其地侨居户时说:“蒙古二十九(户),畏兀儿十四(户),回回五十九户,汉人三千六百七十一(户)。”

  到了清代后期,回回中间已有人明确地把自己的这个群体称为回族。回族明确的作为一种他称,目前已知有记载的最早出现在乾隆时代——乾隆《重修肃州新志》卷三十“西陲纪略”叙述哈密人口向肃州地方的迁徙时写道:“哈密夷人于故明时徙居肃州卫东关乡居住者三族。曰维吾儿族,其人与汉俗微同;曰哈喇布族,其人与夷同;曰白面回回,则回族也。今皆男耕女织,为边氓矣。士商营伍,咸有其人”。乾隆五十年(1785),福康安在关于镇压西北回民起义的奏折里,也不止一次使用“回族”的提法。光绪十六年(1890)刊印的杨昌睿《甘肃忠义传》,在传文中亦多次出现“回族”、“回籍”的字样。光绪后期的樊清心在《甘肃回匪肃清善后议》里,更将“回族”一名当作明确的分类范畴来使用。 

  民国时期,在孙中山先生的革命纲领中公开、郑重提出:汉、满、蒙、回、藏五族共和的口号。 

  当然,回族和其他各少数民族人民最终取得平等地位是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开始对国内各少数民族给予正式承认,五十五个少数民族中,有九族系属公认:朝鲜族、回族、满族、蒙古族、苗族、维吾尔族、瑶族、彝族、藏族,不待查验,自然成立。回族人有了本民族的自治区、自治县、等,当家做主的权利在**党领导下的新中国得到真正体现。此后又分三个阶段对其他各兄弟民族,根据民族特征理论、历史发展和现状和本民族意愿分别进行了认定,使各民族结束了封建皇帝与封建军阀的剥削和统治,得到了尊重和平等地位。

   

  回族诞生史

  回族是以中亚细亚各民族为主要族源,并以移民迁徙方式和商业交流活动在中国境内逐渐形成的一个统一的、保持伊斯兰文化传统的民族共同体。回族族体的最早来源可追溯到公元7世纪(唐宋时期)来华经商留居的穆斯林“蕃客”后裔;回族主要来源是公元13世纪蒙古人西征以及元朝时期以各种身份从波斯、中亚细亚和阿拉伯等地大批签发或自愿东来的各族穆斯林(他们首先成为元朝社会地位较高的色目人之主要组成部分,人数达到数十万);回回民族在形成、发展的历史过程中,分别吸收了所在地区的汉、维吾尔、蒙古等民族的部分成员。(算命www.bmfsm.com)

  从唐至元末,是回回先民逐步增量移入中国并形成为民族的时期。回回人在13世纪初就与大漠南北的蒙古人有交往,1203年铁木真遭袭溃退至班朱尼河饮水盟誓者19人中有回回3人,是建立蒙古汗国的功臣。在元代,回族(元代官方“回回”一词主要被用来指从中亚、西亚、阿拉伯地区东来的各族穆斯林)被蒙古统治者划入色目人范围(色目人:元朝统治者对西域包括欧洲各族人及西夏人的总称),辅助治理国家,社会地位较高,先后有26人任中书省宰相,在行中书省任省臣者有61人次,从而奠定了回回民族形成的有利条件。他们重修了广州、泉州、扬州、长安等地早在唐宋时期就建立起来的清真寺,又在各个散布地区建立了各种规模的清真寺,并围寺而居,形成一个个以清真寺为中心的“寺坊”社区。在元朝这种东方式的、统一的中央集权制的国家内,通过回回商人经商、官宦流任、宗教职业者传教等自由往来方式,将这些“大分散”于各地的寺坊,串连成有密切联系的共同区域;回回人在与汉民族的长期生产、生活交往中,逐步以汉语言为交际工具;并形成以农业为主,兼营畜牧业与手工业,善于经商的共同经济特点。虽远离西域,但他们入籍“东土”,总体社会地位高于汉人又低于蒙古人的共同境遇,最终促成了他们在伊斯兰教的信仰和文化的纽带联结下聚合为一个有别于其他民族的群体,伊斯兰文化成为回族的主流文化。回回人还在不背离基本信仰的原则下,吸收、融会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有关内容。

  明清两代,是回族遭遇磨难与形成主要聚居区的特殊时期。明朝及清代前期,官方大致以“回回教”统称今回、维吾尔、东乡、撒拉等民族。明初官方曾禁胡语、胡姓、胡服、胡饰,不许本类自相嫁娶等。在西北地区,继元代安西王阿南达(一写阿难答)“所部十五万众”皈信伊斯兰教融入回族后,明代不断有从西域迁徙而来的“归附回回”被安置在陕甘、新疆各地,拓荒种地,至明末清初,“宁夏至平凉千余里,尽系回庄”(乾隆四十五年陕西巡抚毕沅奏折)。此时宁夏境内回族所居连片地区已有“平罗三十八堡、金灵五百余寨”。在云南、华北各地、运河两岸,也正式形成许多回回聚居区。同时,随着汉语化的过程,回族失去了其先民所使用的阿拉伯语、波斯语及突厥语,回族传统文化特别是宗教文化的传承一度出现了危机。于是,回族宗教界人士以陕西胡登洲为代表起而创办经堂教育,以王岱舆等为代表兴起汉文伊斯兰教著作的编译运动,力图拯救。从而使回族的文化教育在明末清初呈现出良好的发展势头。但随之由于清朝在法律、民族宗教政策方面对回族的严格限制与歧视、迫害,遏制了回族的发展。鸦片战争以来,随着西方资本主义殖民侵略的加剧和国内封建主义的严重压迫,清朝政府先后在回族内外挑起多起宗教纠纷与回汉仇杀事件,从而激起苏四十三起义、田五起义、云南回民起义、贵州回民起义、陕西回民起义、宁灵回民起义、河州回民起义、西宁回民起义、河湟回民起义等。

  20世纪初,在各族人民共同的历史遭遇与共同的斗争中,回族人民在对民族与国家的关系日益明确;对中华民族的相互依存关系有了新认识;对民族与宗教的关系、民族发展与教育普及的关系以及不同宗教,不同教派的关系进行了反思,从而引发了一场回族新文化运动,一直持续到40年代末。回族改革人士和知识分子还提出各民族化除畛域,“各信各教,各享自由”,主张民族团结的观点,并倡导回族内部进行宗教改良,发展民族教育,这些思想为后来回族各界投入抗日爱国斗争做了思想理论准备。在近现代回族新文化运动中,回族教育历经艰辛,获得空前发展。

  从唐代回回先民到新中国成立前,回族经济一直处在封建经济发展阶段。回族分布的广泛性,决定了回族社会经济生活的多样性,回族社会经济类型,既有农业经济,又有商业经济,还有畜牧业经济。商业经济在历史上是回族社会的最具特色的传统经济。元代以后,回族经济的主要形态是农业经济,而以农业为主又兼营畜牧业、家庭手工业与商业,在历史上一直是回族家庭经济的重要特色。由于回族是以外来人口为主体,以迁徙方式在中国大地上分散居住而形成的民族,初始时期占有土地多为当时的荒漠旷土,回族农民往往能以勤苦耐劳的精神把这种土地开发为沃土,进行农业耕作。各地回族农民还为弥补农业收入的不足,利用耕余、农闲时间兼营畜牧业或屠宰、制革、榨油、运输等家庭副业,这是回族农业经济的突出特点。

   

  中国回族的来历

  回回民族简称为回族,是我国少数民族中人口比较多的一个民族,人数仅次于汉族、壮族位于第三位。我国共有回族人口860多万,主要聚居于宁夏回族自治区,在甘肃省、青海省、河南省、河北省、山东省、云南等省分布较多,有大小不一的聚居区。中国其他地方也有许多回族人聚居和散居。回族分布广泛,可以说回族分散于全国各地,是中国分布最广的少数民族。回族有着统一的宗教信仰,严格的风俗习惯和浓厚的民族感情,关于回族的来源可以追溯到公元第七世纪中叶,那时就开始有阿拉伯和波斯商人沿着丝绸之路来中国经商,尤其广州、泉州、杭州、扬州等东南沿海城市,经过五、六百年的不断发展,他们已成为回回民族来源的一部分。而回回民族的主要来源,则是十三世纪初叶,大量东迁的中亚、西亚各族人、波斯人和阿拉伯人,由于通婚和社会经济关系,在与汉族、维吾尔族、蒙古族等人民长期相处的过程中,逐渐形成了回回民族。从十三世纪初,约在南宋末叶,经元朝的建立,到14世纪中叶元朝灭亡,是回回民族形成的重要阶段,也就是初期阶段。在明朝正式形成了回回民族,明朝建立后,为了维护其政权,就在全国各地驻扎军队,以英勇善战的阿拉伯人、波斯人、西域人为主力组成的探马赤军也被分配到全国各重镇,屯积募养,这些从前的探马赤军,上马则备战,下马则屯积募养,军农合一,战事平定后,他们便就地为民,取妻成家,因为阿拉伯、波斯等国的各部族都是信仰伊斯兰教的,他们所到之处,由于宗教生活的需要,首先都要建立清真寺,据说在郑州北大街清真寺边侧,至今还有里营街、外营街、马号街和分散在我国不少省市的回回营、回回寨、回回屯、回回村、教门街等一样,都是当年西域人、阿拉伯人、波斯人屯积募养的遗址。自元朝以来,信奉伊斯兰教的回族人民就在中华大地上扎下了根,他们辛勤耕耘,繁衍生息,为中国经济文化的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直到现在,身居在祖国各地的回族群众,他们在生态、遗传上都或多或少的都保留着阿拉伯人和西域人的显著特征,如深眼窝、高鼻梁、眼珠发黄、多须等等。他们的姓大多是巴、沙、哈、盖、海、拜、穆等等,这些都是元朝以后,由原来阿拉伯文名字,改用汉文名字前,阿文字母的译音,不过回族这一姓氏的衍变,既保留了原来阿文姓氏的痕迹,又明确的使用了汉字,这就是从外来的阿语人名中,抽出近似于汉姓,自己又满意的首音、尾音或中间音定为自己的姓,如穆罕默德的穆,就是现在姓穆的,阿里的里,就是现在姓李的,艾哈迈德的哈,就是现在姓哈的。

  回族分散居住在全国各地,其中约三分之二居住在农村,三份之一居在城镇,其分布特点是大分散、小集中,往往是在农村设其村落,在城镇设其街道,皮毛、制革、饮食、养殖、种植等行业是回族经营的传统项目。回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它和其他兄弟民族一样,勤劳勇敢、富有智慧,对发展祖国光辉灿烂的文化传统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富有团结性和斗争性的回族,虽然被民族中原回回是什么时候到达那里的,至今尚未考察出确定的时期。但是我们相信它一定很早,因为它居全国的中心,握着交通的要道,回回又多经商,到那里去必经过它。

  唐宋时由海道来的回回要到首都去,它是必经之路。那时的路线有下列几条:由光州、固始、南阳,由陕南人京;或由正阳关,周家口、堰城,洛阳而西;或由颖、毫、商邱、开封、郑州,洛阳。所以至今这三条路上的回回还是很多,就是那个缘故。尤其是在宋朝奠都开封之后,新来的回回自然是要奔首都,那时除首都外,尚有许多回回散居在京都诸郡。

  元时那里的回回更多了,因为他们在那里作官的人增多之故。例如局思麦里三世为怀孟一带都达鲁花赤(达鲁花赤为长官或总管之职),南阳哈刺鲁屯田等是。

  又据说豫北的回回是明时移民,由山西洪洞县大槐树迁移来的。总而言之中原回回的历史,是很悠久的了。

  河南全省回民人口,虽无确切的调查,但是据可靠的估计,约有一百万人强。以其分布来说,可说是全国各省回民分布最普遍的一个省。全省一百一十一县中,最少有一百县都有回回聚居。其中聚居在千户以上者约有十处之多:开封、郑县、洛阳、桑坡(战前)、沁阳、博爱、堰城、驻马店、周口、准店等。

  在过去,这十处皆开大学,招收各方学子,每处海里法由二三十名至百余名不等,而现在,所存者却寥寥无几。早年,中原各寺多聘请山东阿衡,如何三阿衡、老宋阿衡、洪五阿衡等。自从二杨阿衡在陕西成名回豫之后,设帐讲学,于是讲学之风大兴,而中原教门也一变而成为陕西学派的系统了。当时豫籍学子在陕著名者,先有张果东、二扬;后有周德、白五、齐大等阿衡(按:张、杨、白为桑坡人,周、齐为开封人)。二杨阿衡大约是乾隆年间人,与其同时的有郑州马阿衡,在其本坊开学,招海里法四五十名。此后的知名阿衡大都出于扬门。与扬同时的,或在他以前的名阿衡亦复不少。其有名而设帐讲学的有:白恒升(桑坡),自应堂(桑坡),白朝臣(桑坡),周德(开封),张秉礼(桑坡),白五(桑坡),马长清(济源),齐大阿衡(开封),谢文光(郊县),白玉光(桑坡),洪宝泉(开封),白玉衍(桑坡),赵永清(开封),姜阿衡(开封),马凌霄(朱仙),杨振桂(午阳),杨泰恒(桑坡),老钱阿衡(朱仙),杨泰贞(桑坡),马自成(洛阳)、刘豫振(荣阳),王宝云(安徽),刘宗贤(荣阳),杨竹平(广东),马大名(通许),李振蜂(安徽),刘兆亮(开封)。以上的名阿衡皆已故去,求安拉升高他们的品级。现在在那里设帐讲学而负有盛名者有:杨良俊、丁锡忍、虎廷漳、马广庆、尚希贤、李振基、李忠仁、海清川、马蓝田、刘兆明等,以及伊哈瓦尼派许多后起青年有为的阿衡们。

  中原回回原无什么派别,据说后来华寺巴巴朝觐回来,路经郑,洛,传其华寺派,所以东起郑州,西迄洛阳皆为华寺派(新行),而豫北之清化(博爱)亦在其内。自从民初马广庆阿衡(果园弟子)由河州回豫,在文殊寺传伊哈瓦尼派(俗称新新教)以来,三十年间,全省改为伊哈瓦尼的已有三分之二,备处礼拜之人大增,妇女戴盖头的亦无大惊小怪者,渐而成为习惯。街上所见长须美髯头戴小白帽者,那必定是老回回了。

  在这海里法讲学全盛时代,全省之海里法到过三千名以上,回顾今日所存者也不过十分之一而已。而桑坡昔日招海里法百余名,今日却一名也没有了。其他如沁阳、博爱、大新庄以及其他各回回区域,亦多如此。

  在普通教育方面:开封有养正小学,郑州有城内大寺附设之清真小学,周家口有了姓所创立的清真小学等。虽皆创办在清末与民初而有悠久之历史,但因缺乏教育人材,而又无教义之教授,所以虽有充足的经费,而无甚成绩可言。约在抗战前十年,张明远先生在豫北大新庄、桑坡二地先后创立了二所完整小学,可惜已随抗战而寿终了。

  至于中等教育,回回上中学的为数已甚微,而自办之中学,在战前根本没有。战时才有开封养正中学与洛阳西北中学出现,但是得不到当地政府教育经费之补助,而自己的经济力又非常薄弱,所以只有苟延残喘的存在着而已。

  受高等教育者为数更少,全省大学生也不过四五十名。不过现在有个好的现象,就是河大的数十名回教学生组织起来了。

  在经济方面,大都是经营小本生意,尤以“小吃”为最多。早年有开封仕绅魏子清、杜秀升等,为促使一般穷回回谋生起见,特设立浴堂,使回回子弟,可以解救燃眉之急。直到战前为止,全省浴业百分之九十握在回回手中。惜今日的情形已非往昔了。

  中原回回富于向外发展精神。在晋南数十县及长江一带,每每见到“河南寺”或怀庆寺之设立。圣人说:“建筑主的房子的人,真主在今后两世建筑他的房子”。据马天英先生告余说,某次他带着眷属由徐州起早到南京,路经一苏北小镇。该镇只有一家回回,在那里开着一个小饭馆。当他们到达该镇时,天已黄昏。他们找着这家主人交涉吃饭问题时,主人答:“不中,已经封火了。”再三恳求,均遭拒绝。最后他说,我是老表,如果你们不给做饭,我们吃什么?主人听了说:“呵,你是老表,那中。”于是让到家中,丰盛地招待。而后马先生要付钱时,主人坚拒不收,而这位主人就是中原某地之老回回。

  在中原的教门中(不,甚至是普遍的现象),存在着另一可悲的现象,就是礼拜寺的林立而有殄域之分,甚而有某姓自立礼拜寺。这样不但不足相助教门,而且是分裂了教门。以桑坡为例:前有礼拜寺七座,但现在只剩二百余户了,仍不能合作起来。由于抗战,他们迁去平凉约六百余户,在那里他们又建筑了五座礼拜寺。他们的热诚是很值得我们佩服的,但由此所引之结果更为我们所忧虑。“建筑主的房子的人,真主在今后两世建筑他的房子。”这是要我们在没有礼拜寺(或不能建筑礼拜寺)。的环境中来创造礼拜寺而言。

  现在我们竭力的呼吁:要把这种建寺的精神,迁到建筑学校与文化机构上!那样,对于教门发展的前途将是不可限量的!

  论中原回回的历史,虽说很长;论它的人口,也比云南较多;但是它的文化却远不如云南与北平。虽有民初开封东大寺之聘请王浩然阿衡创办中阿大学,但是因为民气不开及缺乏办教育之经验,而不久即告终了。后有马自成阿衡提倡改良经堂课本,也无成效。而马阿衡提倡之改良“瓦尔祖”,由学术的讲演而变成通俗劝化,其收效非浅。今日在中原之“瓦尔祖”,恐怕没有不使听众了解的吧!”

  以刊物来说,在战前不久才有《伊斯兰且刊》之出。现,它是在中国回教刊物出现了二十余年之后而诞生的,但是因抗战而停顿。现在好了,它在百般困难中已经复刊了。

  总结:中原之回回是有他们的长处的,如上面所说,普遍教门好,有浓厚的宗教热情,富于向外发展。但他们也有他们的缺欠,他们文化水准低落,无新的合作事业兴办,保守性大。

  至于今后中原回回的兴衰,端赖于经济及教育之建设。经济方面,我们要建立合作事业,改良我们旧有的手工业(如桑坡之皮业等)与农业,拒绝一切不正当营业之经营。教育方面,改良各寺海里法教育,实行一寺一校制;竭力在千户以上之回民聚居之处设立回民中学,供养一切在校青年学生,使他安心于读书。

  同化了几百年,历经历代反动统治的歧视和镇压,反而更加团结了。在十年浩劫中,万恶的四人帮,曾使用卑鄙的手段和强硬的武力,要改变他们的生活习惯,消灭他们信仰的宗教,但是,四人帮和历代的反动统治者一样,用心都没有得逞,回族不但没有被同化掉,也没有衰落,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得到了进一步的落实,回族地区的政治、经济面貌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广大回族人民决心在党的领导下,同各兄弟民族一道,为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宏伟目标,为把我国建设成为伟大的社会主义强国而奋斗。

精品测算
  • 出生日期
  • 出生时辰
  •     性   别

栏目导航